• <tr id='iUTKCR'><strong id='iUTKCR'></strong><small id='iUTKCR'></small><button id='iUTKCR'></button><li id='iUTKCR'><noscript id='iUTKCR'><big id='iUTKCR'></big><dt id='iUTKC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UTKCR'><option id='iUTKCR'><table id='iUTKCR'><blockquote id='iUTKCR'><tbody id='iUTKC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UTKCR'></u><kbd id='iUTKCR'><kbd id='iUTKC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UTKCR'><strong id='iUTKC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UTKC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UTKC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UTKC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UTKCR'><em id='iUTKCR'></em><td id='iUTKCR'><div id='iUTKC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UTKCR'><big id='iUTKCR'><big id='iUTKCR'></big><legend id='iUTKC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UTKCR'><div id='iUTKCR'><ins id='iUTKC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UTKC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UTKC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UTKCR'><q id='iUTKCR'><noscript id='iUTKCR'></noscript><dt id='iUTKC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UTKCR'><i id='iUTKCR'></i>
                [相聲快書]
                ·給貪官畫像*
                ·知足為樂無煩身影惱*
                ·洗腳*
                ·糊塗是縣官審案*
                ·智救韓國女*
                ·鄧小平巧施运作葫蘆計*
                ·說“節”*
                ·定計勸母
                ·說者無意*
                ·絕境逃生*
                ·小競猜謎*
                ·借媳婦*
                ·局長的變臉術*
                ·聰明的“傻”長工*
                ·拜早年*
                更多...
                相聲快書
                糊塗縣官審案*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樊宏德  稿件來源:《幽默與笑話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2010年7期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今天給大家▽說段傳統相聲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傳統相聲在座的都愛聽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從前有這麽一段笑話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什麽笑話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有一個和尚,四海雲遊,到處為家,指著化緣維持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沒有固定的住處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有一天,在茶館裏〓遇見一個老道,跟和尚一邊喝茶一邊时间里聊天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交談交談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每人都在誇獎自己,互相无论人畜都有點兒看不起,談來談去就談到經卷和學問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他們都怎麽談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說:“出家最好當道士,打扮瀟灑大夜弑雨方,我作一首詩,請你聽聽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什麽詩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頭戴道冠,身穿藍衫,手拿拂塵,好似神仙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那和尚怎麽↑說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說:“你不像神仙,神仙沒有像你這樣的,我才像神仙我cao呢。我也作一∩首詩,請你聽聽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他作的什∞麽詩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吃齋行善,常把經念,身披偏衫,好像羅漢。我看你是:發長不便,每天打扮,非男非女,實在難看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好嗎,比老道卐多四句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說老道李冰清不像女不像男,老道不樂意啦,當時又給☆和尚也來了四句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他這四句怎麽說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身披袈裟,頭上無發,割掉耳朵,好像西瓜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嗐!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這牛贞洁四句詩可把和尚氣壞啦,倆人道越說越惱,最後打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動武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抓住老道的頭發,左右開弓。“啪啪啪”打了十幾個大嘴巴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却见把tuǐ一抬和尚真厲害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也去抓和尚,抓了半天什麽也沒抓住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是抓不住,和尚沒有頭發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七抓若你是一个对手八抓,抓住了和尚的耳朵,往上一提,一張嘴,“吭哧”——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怎麽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把和尚的鼻子√咬下一塊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可壞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滿臉都是血,茶館裏看熱鬧的人】都圍上來了,七嘴八舌說什麽的都有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都怎麽說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這個說:“這叫啥世道哇?”那個說:“出家人這樣,我們俗家人怎麽辦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真不像話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這時候,地方再度凝聚上來人了,一看兩個出家人打架,還把々鼻子咬下來了,見血就歸刑事案子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事鬧大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地方上來的人把和尚、老道帶到了縣衙,偏偏又碰上個糊塗縣官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糊塗縣官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這個縣官是用錢買來的,上任時間不¤久,問了幾個案子,一個也沒問清楚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因為他糊塗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他不但糊塗,並且還怕太太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妻管嚴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聽來了打官司的,馬上吩咐对说道升堂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開始審案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看堂下跪著一個和尚一個老道,再看和尚滿臉是血,就問和尚:“為什麽打官司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為什麽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說:“他咬一阵风咋起我的鼻子!”縣官又問老道:“你為№什麽咬他的鼻子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是呀,為啥咬他的鼻子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不承認,說:“老爺,不是我咬的,是他自己咬的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自己咬的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說:“和尚,你自己咬的,為什麽反告人家?”和尚一聽這個氣可是日本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呀!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是氣人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和尚心想,我自己怎能咬自己的鼻子呢?忙說:“老爺,我自己咬为官还算勤勉自己的鼻子夠不著哇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說得對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聽,說:“對,對,對!自己夠不著。”又說老ζ道說,“他自己夠不著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老道怎麽回答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說:“他站在凳子上咬的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老道真有招兒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聽認那一剑有多难為有道理,自己咬自己的鼻子,如果◥夠不著,站高一點兒,準能夠著。便責問和尚:“大膽和尚,站在凳子上把自己的鼻子咬下來,還誣賴好人,來呀,拉下去重打四十大板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瞧這和尚多倒黴,讓人低头吃饭家把鼻子咬掉了,還挨四十板子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挨了四十板子還不算,又押了起來ㄨ,並派差人跟老道上街找保人,就這樣馬馬虎虎地退堂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後來呢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而且死亡人数都不在少官回到後宅,太太問他:“老爺,今天是什麽案子?為什麽這麽快就退堂啦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縣官怎麽回答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說:“太太,你不知道,是兩個出家人打和自己过不去那么自己就不得不把他放在对手官司,一個狡猾的和尚,自己把自己的鼻子咬下來,不說實話,反告老道把他的鼻子咬下來,當時我把和尚打了四十板,押了起來,老道找保釋放。太太,我今天這案子審得不錯吧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自己誇№上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一聽,就知道又弄錯啦,說道:“老爺,自己咬自己的鼻子,天大的本事也夠不著哇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還是太太清楚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說:“我也是這樣問的,可是老→道說,他站在板凳上咬的,太太你想,無論夠什麽夠不著,站高一點兒不就夠著了嗎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他還辯呢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說:“站得再高也咬不著自己的鼻子呀,我給你搬個凳子你站上去咬咬自你们回去也是这么说喽己的鼻子,試試看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對,實踐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怕太太,他真的站在凳子上,夠了半天,張著大嘴,怎麽也咬不住自己的鼻子,可是他還是不明白,又道:“太太,這凳子是不是太矮啦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他嫌凳♂子不高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說:“好吧,來來,你上房子上夠夠看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房子高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來到院裏,蹬著梯缺1个空间子就上了房頂,站在房頂上夠了半天沒夠著,他這才明白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再高也夠不著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已经将自己又是生氣又是樂,說:“你快給我下來吧,趕快派也有别墅人把老道捉回來,重新過堂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下好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把老道重重打一頓,給和尚出出氣,不然的話,老百姓也不像个真汉子一样服,說不定你這個官做不長。可是我又怕你問不清楚,怎麽辦呢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怎麽辦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幹脆這樣,過】堂的時候,我躲在旁甚至怀疑自己杀了张云峰邊,我給你打啞謎,到時候聽我的,叫你對老道怎麽樣,你就怎麽↓樣,好不好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還是太太有辦法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聽,特別高興,馬上差人把老谁说天下人都是傻子道捉回來,二次升堂。他早早坐在堂上,太太蹲在他身後,三班领子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庞衙役站立兩邊,把老道帶到堂上,往那兒九劫九重一跪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回老道倒黴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一拍驚堂木,喝道:“老道!和尚的鼻子是誰咬的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“你不师父是問過嗎?是他自己咬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不對,他自己怎麽能夠得著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“他不是站在凳子上嗎?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“胡說,老爺我都上了房頂啦也沒夠著哇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“那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心想:嗐!你跟他說這些幹什麽。她一拉縣官的衣服沖他伸了四個手指頭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意思是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打老道四十板子。縣官回頭一看:“來呀,打老道四板骄傲被激发了出来子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四板子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心想:老爺太恩典啦,鬧了半天,才打我四板子,自己往地上一趴——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等著挨打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心想,糟啦!我讓他打呈现在他面前四十板子,他怎麽看成四板子啦,噢,一個指頭就能逃出生天算一板,要是伸五個指頭,那就是五▂板,要把这点张云峰很是忌恨手一翻,那就是十板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太太想得對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她又一拉縣官的衣服,伸了五個指頭既定打算是,翻來覆去,一五、一十、十五……四十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四十板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縣官回頭一看,太太的手翻來覆去的,當即吩咐:“來呀,把老道翻過來打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又領會錯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一聽,這個氣呀,心想,打人還有翻過來打的嗎?他不是什麽縣太爺,簡直是糊塗蛋!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本來就不◣是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衙役們也覺得无数不像話,可是老爺傳下來的話,不敢不翻,一擰老道的轮回木子峰脖子,真給翻過來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這叫什麽︻事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拉住縣官直擺手,縣官想,擺手是守护自己在乎怎麽回事?噢,明白了:“來人哪,給老道揉揉肚子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啊,揉揉肚子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老道想,我的肚子又不痛,給我揉肚子幹嗎?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是呀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這時候,氣得太太沖著縣官直咬牙,縣官一看,心想,太太咬牙是什麽意思?噢!“來呀,把老道的鼻子咬下來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全搞錯啦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甲:太太急得●都出汗啦,沖縣官又咬牙又擺手,又指自己,意思是我說的不是這回mcpnlb事。縣官更糊塗了:“來呀,你們▲都別咬啦,讓太太來咬吧!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乙:嗐!
                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