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VibJE'><strong id='1VibJE'></strong><small id='1VibJE'></small><button id='1VibJE'></button><li id='1VibJE'><noscript id='1VibJE'><big id='1VibJE'></big><dt id='1VibJ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VibJE'><option id='1VibJE'><table id='1VibJE'><blockquote id='1VibJE'><tbody id='1VibJ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1VibJE'></u><kbd id='1VibJE'><kbd id='1VibJE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VibJE'><strong id='1VibJ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1VibJE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1VibJE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1VibJ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VibJE'><em id='1VibJE'></em><td id='1VibJE'><div id='1VibJ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VibJE'><big id='1VibJE'><big id='1VibJE'></big><legend id='1VibJ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1VibJE'><div id='1VibJE'><ins id='1VibJ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VibJ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1VibJE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VibJE'><q id='1VibJE'><noscript id='1VibJE'></noscript><dt id='1VibJ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1VibJE'><i id='1VibJE'></i>
                情感
                這些都不是 可是理由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朱國勇  稿件來源:《啟迪與智慧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2004年4月的一天傍晚,美國總統小布什的電@話響了。電話是小布什的母親芭芭拉·布什打來ξ 的。芭芭拉·布什的腿讓你們提升實力疾又犯了,正在德克薩斯州的醫院裏接受治療。但是芭芭拉·布什的心情好像還不錯,她爽朗︼地說道:“沒事,一點小毛病》,過幾天就好了。你別擔心我,工作才是最重▃要的,孩子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剛掛上母親的電話,小布什的沒有使用最強手機又響了,這回是』父親老布什打來的。老布什的語調顯得遙遠而深沈:“有空的時候,回來『看看你母親吧,她需要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小布什說:“會的,等忙完這陣〓子,我就回來看您和母親。您知道的,我最近真的抽不開身。議會正在為伊拉克的〓問題爭論不休,非洲的援助基▲金也出了問題,還有阿富汗問題◣也頗為棘手,更重要是反對黨的那些家夥們,總是↑暗暗拆我的臺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其實,這些都不是理由。”老布什語調幽幽的,說完就掛而在一旁了電話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小布什苦笑了一聲,便又投入緊張的工作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過了一◆會兒,小布什收到了一條短信,是老布什發來的:“你8歲那年,有一天夜裏下著大雨,你發燒了。你母Ψ 親當時正在幾十公裏外的農場裏。她趕回那就拿你來看你,汽車在半路拋了錨。我讓她找個旅館休息,第二天再回來。可是,你母親在風雨中步行了3個多小時,夜裏11點終於回到了家裏。還有,你10歲那年,我正在非洲訪問,你求金牌打來電話說,爸爸,你答應陪我過生臉色難看日的。於是,我中斷了訪問,回來陪你過生日。因笑容為答應你的,我一定會做到⌒ 。我說這麽多,其實只是想告訴你,在愛與責任面前,所有的忙碌與大家一起死阻礙,都不能成為理由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看著,小布什便滿心愧疚。這幾年,自己一直忙於工作,總是沒有時間去陪伴父母。但是自己卻心安理得,並不覺得有絲毫虧欠。可是父母,他們總會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候,出現在自」己的身邊,他們從來沒有任何借口與托辭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小布什簡單地安排了一下工作,然後就帶著夫█人與兩個女兒,坐上了專機,飛往德ㄨ克薩斯。晚上9點40分,小布什滿臉微笑,出現在了母親芭芭拉·布什但你的病床前。芭芭拉·布什看著小布什與勞拉,摟著兩個乖你說巧的孫女,燦爛地笑了。笑著笑著,兩眼就濕潤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老布什沈靜地站在窗外,一邊溫和地抽著一根雪茄,一邊朝著小布什豎起了大拇指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下午,小布什一家辭別父母回到了華盛▼頓。因為是私人活動≡,小布什將要為㊣此承擔10.8萬美元的專機使用費,相當於小布什半年的工資,但是,小布什說,這值得!
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,無論他是平凡還是尊貴,在父母面前,他永遠⊙都是一個孩子。在父母需要的時候陪伴在父母的身邊,這是每一個孩子應盡的基本義務。譬如忙碌,譬如生活與經濟的壓力,譬如時間的倉促與空間的阻隔,這些我們自認為十分充分的理由,在親情與責任面前,其實根本不能稱之為理由!
                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