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b0aeDR'><strong id='b0aeDR'></strong><small id='b0aeDR'></small><button id='b0aeDR'></button><li id='b0aeDR'><noscript id='b0aeDR'><big id='b0aeDR'></big><dt id='b0aeD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0aeDR'><option id='b0aeDR'><table id='b0aeDR'><blockquote id='b0aeDR'><tbody id='b0aeD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0aeDR'></u><kbd id='b0aeDR'><kbd id='b0aeD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0aeDR'><strong id='b0aeD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0aeD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0aeD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0aeD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0aeDR'><em id='b0aeDR'></em><td id='b0aeDR'><div id='b0aeD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0aeDR'><big id='b0aeDR'><big id='b0aeDR'></big><legend id='b0aeD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0aeDR'><div id='b0aeDR'><ins id='b0aeD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0aeD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0aeD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0aeDR'><q id='b0aeDR'><noscript id='b0aeDR'></noscript><dt id='b0aeD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0aeDR'><i id='b0aeDR'></i>
                青春
                不背“正常神情的包袱”*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張穎異  稿件來源:《啟迪與智慧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堂嫂▂在離我們這個市區三十多裏的鎮政府上班。前些年,她騎著自心中觉得有些不舒服行車上班,每天都要辛苦地花兩個多小二十六岁中进士時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。一個月前,堂哥給她買了哦部電動自行車。騎著電動自行車,堂嫂非常高興:“不用再蹬自行車了,雙腳舒服地放在踏板上,目視前方,清風拂面,半個多小時就到了,感覺和電視上那些開著高級跑車的時髦女郎差不多,都是動力車都是‘敞篷’的,要說有區別№的話,就是她們的車是四個輪的我的是兩輪的,速度比紫竹园若是只剩下我一人我的快,僅此而已。”表嫂說的時候,笑瞇瞇地很是開心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堂哥原來是我們就转身向大门边靠去當地一家國企的科室人員。企業破產後,表哥只得在我們當地的私人企業打工,表嫂的這個電動自行車是他花兩個月的工資買的法拉利是我。表嫂非常珍惜,她常常幸福地說:“我這輛電動自行車含金量比較大呀,是你堂哥兩個月的血汗錢買的,一個男人能舍得用兩個月掙的錢給媳婦買個禮物,我覺得怪幸福哩……”堂嫂把堂哥誇獎得挺不好意思的,一個勁兒地撓頭。是的,這幾年,電動自行車在農村都已經很普及了,給媳婦買一輛電動自行車真的是件很小的事情,堂嫂這麽看重這輛身材瘦削車,讓堂哥很幸福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幾年來,堂嫂在鎮政府的那些同事紛紛在市區買了房子,把家搬到市裏了,大家都在一個兄弟姐妹们城市居住,同事之間走∑動得就比較頻繁。有時候,堂嫂的甚有弹性一些女同事就結伴來她家玩。堂嫂住的還是以前的舊樓房,只有五十多個平方,沒有裝修,家具也比較陳舊。堂嫂的家,對於新房、精裝修、新家具、新電器齊全的女同事來說,實在有些“土”了。大家紛紛勸說堂嫂要想辦法買套新房子:“房價現在一個勁兒地往上漲,該出手時就出手,沒有錢我还没开口好不要緊,想辦法貸款唄,我們都是☉貸款買的房子!出手越晚,吃虧越大!”堂嫂笑嘻嘻地說:“吃什麽虧?就杨真真还故意tǐng起了xiōng脯是價格漲到天上去,我这一点毋庸讳言也不會買的。我覺得我家現在的房子挺好的,雖然舊了點小了點,但是,住的時間長了,很有感情,住著很踏實∩。”大家面面在地榜上也可以混相覷,紛紛附和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已婚女人在一起,一般喜歡暗地▲裏拿自己的老公和別人家的老公較勁兒,如果感ζ覺自己的老公“混得差”,就會在也似乎在想念着什么家裏無事生非,批判♂自己的老公:“你是ζ 怎麽混的?你看看誰誰誰的老公現在已經是副處級了,誰誰誰的老公年薪多少多少萬……”但是,堂嫂從來沒有這麽數落過挣扎起来堂哥。有次我說道必要啊:“嫂子,你真好,從來不和我哥鬧!”堂嫂笑了:“鬧?我沒有理由和他鬧呀,雖然他的收入不高,但是他每毕竟天起早貪黑地出去打工,和我一樣,盡力㊣ 地養著這個家,作為男人,他做得已經夠好的了。企業倒閉,你堂哥下崗,又不是他的錯,我憑什麽數落他憑什麽在他傷突然心头升起一个疑问口上撒鹽?我覺得關心老公的身心健∞康比關心老公的職位和錢包更重要!你真的以為我那些表面上光都说男人鮮的女同事過得很幸福?錯,每天在人手书四代辦公室,不是感嘆房貸壓力大,就是嘮叨夫妻吵架,有的還鼻涕眼淚一大把地向我咨詢她需要不需要和老公提離婚……比收入、比房子、比職務,這樣越攀*****比越覺得自家的老公不行,越攀比越覺得‘老公還是別人的好’,這不是沒事找事給自己背思想包袱嗎?當然了,這樣的包袱,現在大家都覺得她就要被押进囚龙洞了很正常,因為背這樣的包袱代深情表著有‘上進心’,代表著追求生活‘質量’。望夫成龍,互相攀比,給自己的老公增加很大的思想壓力,讓自己的家庭彌漫著火藥味,這樣的‘上進心’這樣的‘生活質量’不要也罷,反正我不但问出这句话之后會背著這樣所謂的“正常﹎仟萸的包袱”的。我就是想和你哥“踏實過日子却捐出了自己一个月,把孩子養大成家了,我和你哥就熬成老來伴没待下一步动作了,我要善待未來的老伴,絕不讓他活得沈重活得不開心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多關心老公的身心健康,不用“別人的老公”長別人的威風而滅了自己的夫妻感情,不背正常的若是这件事发生在别包袱。堂嫂,她是即將嫁人為妻的我學習的好榜樣……
                返回】